血刃

突然发现,狄仁杰没了李元芳还有其他人 ,但李元芳没了狄仁杰,就真的什么都没了

德云粉丝请进,为扇子找个醒木(语C群,不喜勿扰)占tag道歉

纠结

那个,弱弱的问一句,你们还看我写的文吗,不看的话我可以删了从此不更,你们取关也没事的,我可能还是更适合隐姓埋名吧。


福德正神我爱你!!!!!!
是一部好沙雕番@

听说适当的休息,可以减少生活压力

双层灵魂(6)

“我的天啊,怎么抓个变态跟养个儿子似的”刚把乔慕渔搬到床上的乔逸樵气喘吁吁的坐在他弟的办公椅上,“真是,他怎么那么像我弟”,他一边盯着躺在床上的乔慕渔一边自言自语道,盯着盯着他就发现,虽然这个变态挺变态的,但长的还是挺好看的嘿嘿嘿。

  在自己的脑袋里疯狂制止了这种想法后 ,他就开始查这个变态到底是谁,“他刚刚是不是说他叫陌世?”,贝丽丽一行人表示,我只是个被上司打压的员工我什么也不知道。

“你们!我要你们有何用?”

“你这话就过分了,我们好歹曾经也是祖国的鲜艳的小花朵,再说了,陌世,这一听不是代号就是化名,你怎么查啊?”

“你听没听过句话叫,信百度,得永生,这可是我在曼哈顿的灵魂导师告诉我的”

还别说,还真让他给查到了,来来来让我看看这个鳖孙是谁啊!

资料展示

苏三省

历史上的一名大汉奸,曾对“麻雀”“熟地黄”“医生”实施过抓捕,在李默群,毕忠良,手下做事。苏三省是弃明投暗的汪伪特工队队长,为人心狠手辣,变态病娇,野心满满,性格扭曲,为达目的不择手段,就像与世隔绝的恶魔一样,所以又被称为“陌世”,意思是,与世界完全陌生。

“所以说,我们在和一个死人打交道,还是个汉奸?”

“不可能!”乔逸樵首先跳出来反对了,“死人怎么可能活着,一定是重名,对,一定是这样的。你们说对不对?”却没有一人答复他,“你们怎么了?”抬头看去,却见他们惊恐的盯着自己背后,回头看去,乔慕渔早已不在床上,只是一个呼吸的时间,他却出现在自己身后,手里还多了一把刀。一股冷意袭来。

太阳,沉了下去,在地平线那里,城市里的那橘黄色的灯光照在乔慕渔的脸上,所有人都惊奇的发现他的眼睛不再是异色瞳,却也不是正常人的黑眼球,那双眼睛,是红色,血红色,就像是,浸泡在人血里刚取出来一样!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作者手机因考试被家里人没收了,所以这两个多月一直没有更新,和大家道歉


双层灵魂(5)

抱歉,最近学业繁忙,很久都没有更(>﹏<)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“装是吧,别以为你和我弟长的一模一样你就可以为所欲为,我告诉你,今天你要是不说出来我弟在哪里,你今天就(粗鄙之语)别想走了ヽ(‘⌒´メ)ノ”乔逸樵愤怒的对着乔慕渔喊道,然而,后者只是一脸嫌弃的看着他,“哥,你智障了?冲我喊干嘛,口水都喷我脸上了”

“嘿,再装就没意思了,你等着,你今天就别想离开这把凳子了”乔逸樵还附上了愤怒的一拳,便愤愤的离开了 ,话说,乔慕渔还真的没有离开这把凳子,在中午前,“哼(ノ=Д=)ノ┻━┻,臭哥哥,凭白无故骂我就算了,竟然还打——”突如其来的胃痛打断了乔慕渔对哥哥的深恶控诉,阿西吧,胃病偏偏这时候犯了,“啦啦啦啦啦啦....”贝丽丽唱着不知名的歌曲蹦哒了进来,可是刚进门就被乔慕渔那病态的样子吓到了,“喂,那个谁,你没事吧”疼痛使得他的嘴唇发白,豆大的汗珠从额头滚落,“我 我的胃病  犯 犯了”

  ???我记得乔慕渔也有胃病,你该不会在装乔慕渔骗我吧?“我(粗鄙之语)就是乔慕渔,(粗鄙之语)快帮我把胃药拿来”“我(粗鄙之语)哪知道你胃药在哪”这一幕刚好被进来的乔逸樵看见“woc这个变态犯胃病的样子怎么这么像我弟,woc要赶紧给他找药,woc他不能死我这吧。”这个恐怖的想法冒了出来,促使着他把他推去实验室,并在乔慕渔有气无力的指导下找到了一瓶快要过期的胃药,“这玩应儿吃了不能死人吧”但也来不及想那么多了,按照说明书上的药量给了乔慕渔“我现在(粗鄙之语)有手接吗?”woc,怎么骂人也这么像我弟?算了不管了不管了。在乔逸樵的细心劝说(威逼利诱)下,终于把药喂进乔慕渔的嘴里了。“你等着,我要把你今天的所作所为都告诉父亲,你这是虐待,我要告你!”乔逸樵终于受不了乔慕渔的磨叽了,拿着掺了镇定剂的牛奶就往里灌,啧啧啧,那场面惨不忍睹。但你别说在乔慕渔睡着后,整个世界都清净了不少。


相信一定有很多人萌万岁和万幸这对CP吧,但是却没有搜到这对CP的文,今天,我就要成为开创CP第一人(就是这么任性),来来来,everyboby嗨起来,cp镇楼

双层灵魂(4)

4号就要开学了(叹气)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乔逸樵根据本能迅速的向一旁滚去,先不说姿势优不优美,光是停下后脑袋撞到货架的那个惨样,就够让人笑上一整天了,“嗤”那是硬物刺进地板的声音,借着冷冽的月光,乔逸樵终于看清了那个人是谁。

  “乔慕渔?你在这里搞什莫幺蛾子?我去,吓死我了”但是乔慕渔没有理他,将手里的那把匕首从地板里拔了出来,冷眼看着乔逸樵,那把匕首在他的手里耍了个刀花,便随着它的主人走向那个靠在货架上的男人

“喂,乔慕渔,你,你没事吧?”乔逸樵终于感觉到了不对劲,乔慕渔的眼神冷的可怕,就和昨天晚上一模一样,就像是,就像是一只饿极了的狼盯着一只刚出生的小羊仔,“救,救命啊——”

与此同时,乔慕渔的刀也向他刺过去,乔逸樵的游戏机也发挥了它的作用,狠狠的被它的主人砸向了乔慕渔的手臂,乔逸樵也趁机逃离了这个是非之地,住在楼上的贝丽丽和白馥梅在听见求救之后就已经下来了,还正好和同样赶来的杨威一起结了伴,谁想到一进办公室大门就看见他们的CEO被他,亲爱的弟弟(?)追杀?

“这就是,打是亲骂是爱?”但是看那又不像闹着玩,杨威也不分三七二十一,一个踢腿就把乔慕渔的刀给踢掉了,又用某人的领带给他绑了起来。“乔慕渔你疯了吧你,我就知道你买那么多刀准没好事,原来是要谋杀你亲哥”

“亲哥?呵呵,我今天我就告诉你们吧,老子根本就不是那个什么乔慕渔,我叫陌世,我告诉你们,你们在我眼里不过是一只只待宰的小白鼠罢了,只不过是还能微不足道的反抗而已”“那乔慕渔呢?我弟弟呢?他在哪?”刚刚死里逃生的乔逸樵拽住“陌世”的领子怒吼道“他?可能死,呃——”还没等他说完乔逸樵便给了他一拳,“不可能,我弟弟可是本世纪最伟大的科学家,他怎么会死在你手里”“随便你信不信,反正我告诉你,我和他是一样的,从某种意义上来说,哦,对了,现在几点了”“5点。”

“糟了,放开我,快点!”“陌世”才刚刚听见便剧烈的挣扎起来,但是却突然平静下来,就像睡着了一样。

3分钟后

“哥!?”


双层灵魂(3)

噔噔噔,第三篇了,马上就要开学了,多更一点吧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“你买什么了?”“不知道,我最近没买时光机啊”我们的木鱼宝宝瞪着那双可爱的大眼睛无辜的说到“话说,从早上起来我就大脑昏昏沉沉的,好像喝了一大瓶啤酒,浑身还酸痛酸痛的”众人表示“你萌你说什么都对”

只有某个观众腐女表示“要不是知道发生了什么,昏昏沉沉,酸痛酸痛的,嘿嘿嘿”

终于在我们木鱼宝宝的坚持不懈下,包装严密的箱子终于打开了,“我滴乖乖,这过度包装的有点严重啊”许久没有说话的奚帅终于吐了一句槽“究竟是什莫东西包的这么严实?”“打开看看不就知道了”

俗话说得好“不打不知道,一打真奇妙”拆开时,大家被里面的东西全都惊了一下,里面全都是刀,什么尼泊尔、三棱军刺、长长的唐刀看的大家眼花缭乱,“不是,小乔,你这是要刺杀谁,还是要去和外星人打架?”只见乔慕渔一脸懵逼,“我没买啊,有这功夫我还不如去研究一下乔八的新系统”“行了行了你先别说了,先把这些刀拿走,大白天看着怪慎人的”“哼,这么多,我怎么拿的动(ノ=Д=)ノ┻━┻”终于在乔慕渔的劝说(撒娇卖萌)下,杨威帮忙把那些东西全都抬了上去

夜晚 降临!

“我去,又输了”不出所料,又是我们的CEO在货房里打着游戏,突然电灯闪了几下,便停止散发了光明,乔逸樵丝毫没有在意,依旧打着游戏,这一次,他又输了,他气愤的把游戏机摔在了地上,随即又后悔,刚想捡回来,却突然发现,游戏机的光映照出来的影子,是两个!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下一篇可能会非常长,注意是可能,因为我的文科学的并不好,见谅